你的位置:首页 > 什么才算是闲龙宝

什么才算是闲龙宝

2020-01-20

什么才算是闲龙宝独家报道:  杨逸站在了杰特罗的身前,他注视着费迪南德,手放在了枪柄上。  已经准备要有所行动的费迪南德被突如其来的电话打乱了节奏,他皱了皱眉头,但随即还是接通了电话。  挥了下手,费迪南德用嘲讽的语气冷声道:“最重要的是,哈格尔没有保护好德约二世,所以他必须死!”  杰特罗冷冷的道:“我只是提供一些建议,但现在没有什么必要再对你建议什么了,因为你也不会采用,所以我还是主动离开比较好。”  费迪南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但是杰特罗没有说话让杨逸离开。  费迪南德冷冷的道:“怎么样?至少他的人不该放走安德烈,我们不需要哈格尔这种骑墙派,如果不是我们的盟友,那就是敌人,我就是要拿哈格尔当个例子,告诉所有和大伊万有关系的人,要么投靠我们,要么死!”  费迪南德那个又高又大的黑人手下朝着杰特罗就伸出了手,他想去按住杰特罗的肩膀。  杨逸理也不理费迪南德,就站在了杰特罗的身后。  费迪南德微微眯起了眼睛,他似乎有话要说,杨逸暗自做好了动手的准备,一旦费迪南德决定翻脸,不管是要干掉杰特罗还是要干掉他们,一场大战就在所难免了。  费迪南德斜眼看了看杨逸,然后他冷声道:“只是保镖,那他们既然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,你打算最后怎么处理他们呢?”  费迪南德摇头道:“不是囚禁,只是为了安全所采取的必要措施。”  杰特罗呼了口气,他显得有些消沉,道:“那是个意外,安德烈已经疯了,他宁可死也要出手,哈格尔将军派去的人又能怎么样。”  费迪南德那个又高又大的黑人手下朝着杰特罗就伸出了手,他想去按住杰特罗的肩膀。  挥了下手,费迪南德用嘲讽的语气冷声道:“最重要的是,哈格尔没有保护好德约二世,所以他必须死!”  杰特罗还未开口,费迪南德的一众属下就围拢了过来。  杰特罗沉默了很久,终于一声叹息后,低声道:“既然这是老板的意思,而且你们也决定好了怎么做,那就找你们的意思去做吧,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事了,我没有可以投入作战的人,我要回去了。”

什么才算是闲龙宝独家报道:  费迪南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但是杰特罗没有说话让杨逸离开。  杰特罗愤怒的浑身直抖,原本还压着的嗓子现在也彻底放开了,大吼道:“安德烈死了你就要对我们的盟友下手吗?大伊万只是死了一个手下,他的实力还强大的很,你都没找到大伊万就要对哈格尔将军下手,你是疯了吗?这里是乌克兰,哈格尔是陆军少将!”  挥了下手,费迪南德用嘲讽的语气冷声道:“最重要的是,哈格尔没有保护好德约二世,所以他必须死!”  费迪南德摇头道:“不是囚禁,只是为了安全所采取的必要措施。”  杰特罗终于忍不住了,他大声道:“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会当叛徒,说这种话的后果会很严重!”  杰特罗呼了口气,他显得有些消沉,道:“那是个意外,安德烈已经疯了,他宁可死也要出手,哈格尔将军派去的人又能怎么样。”  杰特罗还未开口,费迪南德的一众属下就围拢了过来。  要动手的话,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。  费迪南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但是杰特罗没有说话让杨逸离开。  正在气氛非常微妙而且紧张的时候,费迪南德的电话响了。  费迪南德冷冷的道:“怎么样?至少他的人不该放走安德烈,我们不需要哈格尔这种骑墙派,如果不是我们的盟友,那就是敌人,我就是要拿哈格尔当个例子,告诉所有和大伊万有关系的人,要么投靠我们,要么死!”  费迪南德微微眯起了眼睛,他似乎有话要说,杨逸暗自做好了动手的准备,一旦费迪南德决定翻脸,不管是要干掉杰特罗还是要干掉他们,一场大战就在所难免了。  杰特罗沉默了很久,终于一声叹息后,低声道:“既然这是老板的意思,而且你们也决定好了怎么做,那就找你们的意思去做吧,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事了,我没有可以投入作战的人,我要回去了。”  费迪南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但是杰特罗没有说话让杨逸离开。  把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,费迪南德随即低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  杰特罗无力的道:“你疯了吗?骑墙派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了,就算他们只是观望,对我们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,等我们占据了优势后,那些观望的人自然会抛弃大伊万,但是你杀了哈格尔将军就是逼着他们现在就必须站队,可你想过吗,哪怕只有一个人站到了大伊万那边,我们的困难就增大了一分,这里是乌克兰,是大伊万的地盘啊。”  杰特罗的手停住了,费迪南德继续用嘲讽的语气道:“哈格尔是你拉过来的人,没错,哈格尔将军对大伊万是很重要,你能把他拉过来是大功一件,但现在已经很明显了,哈格尔是骑墙派,他从来没有彻底投靠我们,也没有彻底背叛大伊万。”

什么才算是闲龙宝独家报道:  杰特罗冷冷的道:“我只是提供一些建议,但现在没有什么必要再对你建议什么了,因为你也不会采用,所以我还是主动离开比较好。”  杰特罗的手停住了,费迪南德继续用嘲讽的语气道:“哈格尔是你拉过来的人,没错,哈格尔将军对大伊万是很重要,你能把他拉过来是大功一件,但现在已经很明显了,哈格尔是骑墙派,他从来没有彻底投靠我们,也没有彻底背叛大伊万。”  把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,费迪南德随即低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  费迪南德轻笑道:“我不是在指控你,也不是怀疑你,我只是为了安全而做出了必要的防范措施,你只需要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就行了,甚至连保镖都不需要,因为我会保护你的安全,这些你应该理解。”  随手将电话挂断,费迪南德思索了片刻后,他转身对着自己的手下沉声道:“行动取消。”  费迪南德的手下也快速站到了他的身后。  杰特罗还未开口,费迪南德的一众属下就围拢了过来。  杰特罗还未开口,费迪南德的一众属下就围拢了过来。  杰特罗大声道:“安德烈只是大伊万的手下,就算他死了,但大伊万只要没死那就没有任何意义,现在还远不是可以庆祝的时候!”  把电话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,费迪南德随即低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  正在气氛非常微妙而且紧张的时候,费迪南德的电话响了。  杰特罗无力的道:“你疯了吗?骑墙派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了,就算他们只是观望,对我们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,等我们占据了优势后,那些观望的人自然会抛弃大伊万,但是你杀了哈格尔将军就是逼着他们现在就必须站队,可你想过吗,哪怕只有一个人站到了大伊万那边,我们的困难就增大了一分,这里是乌克兰,是大伊万的地盘啊。”  费迪南德冷冷的道:“怎么样?至少他的人不该放走安德烈,我们不需要哈格尔这种骑墙派,如果不是我们的盟友,那就是敌人,我就是要拿哈格尔当个例子,告诉所有和大伊万有关系的人,要么投靠我们,要么死!”  杰特罗冷冷的道:“我只是提供一些建议,但现在没有什么必要再对你建议什么了,因为你也不会采用,所以我还是主动离开比较好。”  其实什么都不是,就是费迪南德在取消了行动后,决心马上解除杰特罗的麻烦,不管是囚禁也好,软禁也罢,总之他要把杰特罗关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。  说着说着就呛上了,这根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,而杨逸作为一个保镖自然没有插话的资格,但是费迪南德不让杰特罗离开,作为杰特罗的保镖,杨逸就得有所表示了。  费迪南德顾不上训斥杨逸了,他怒声道:“安德烈是大伊万的欧洲负责人!之前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是安德烈在主持大局,现在他死了,这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。”  杰特罗呼了口气,他显得有些消沉,道:“那是个意外,安德烈已经疯了,他宁可死也要出手,哈格尔将军派去的人又能怎么样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